????两人上了陆云凡的车,陆云凡把车开到了县城北郊的一处高坡上,县城并非山城,所以这个高坡是全县城海拔最高的地方。

????只是随着空气质量的下降,他们这里也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繁星满天的景色了,唯有这县城稀稀落落的灯光能够让人辨识,这里并不是一处偏隅的村庄。

????陆云凡下车点了根烟,幸好他的车上还留着几包,不然这大半夜的,想要提提神都有些困难了。

????王局长也下了车靠在车门上,望着安静的小县城,问陆云凡:“你对这小城有感情吗?”

????陆云凡微微一笑,“那还用说,这里虽小,却生我养我,这是我的家乡,我当然对这里有感情。”

????“那便好说了,我知道你小子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陆云凡歪过身子,趴在车身,看着王局长,深深感慨。

????一年之前,他还是一个无比弱小的人,像局长这样地位的人,他是无论如何都接触不到的,更别说像今天这样在一起安静的交谈,身份的转变,机缘的变动,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可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包括自己埋在别墅下面的那些价值连城的龙髓精,还有自己体内已经在慢慢能够控制的蛊王。

????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把他推往一个难以形容的高处。

????高处不胜寒,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那是自然,寒暄差不多了,王局长,我知道你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我也一样,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陆云凡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王局长呵呵笑道:“你小子,好,把烟头踩了,马上过年了,你可别把这山上的枯草都给点了,消防局那边我不认识什么人。”

????陆云凡也咧开嘴笑了。

????“其实我的问题也很简单,之前劫持梁小鱼的那人神秘死亡,现在你也已经认定是我所为,可是这个案子却一直没有被提上日程,这好像不太正常,我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王局长耸耸肩,眉头紧锁。

????关于这个案件他确实是想好好调查下去的,所以在案发当天他就去了陆云凡家里,虽然当时陆云凡还没有摆脱嫌疑,可是也看的出来,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

????回到警局之后,他便开始着手让人尸检,尸检的结果让人很诧异,但是除了街口摄像头的那一点录像之外,他们便没有任何的线索了。

????所以他干脆把这个案子报给了市局刑侦大队,可是提交的线索换来的结果却是,暂且不去处理。

????王局长对此也怀疑过,这可是人命案,而且如此邪异,可是上头却根本就没有派人来,当天下午他给以前的老领导打电话问候的时候才知道,是更上头的领导让他们把这件事压下来。

????王局长这才想到,可能是因为陆云凡在京城动用了一些关系,他们这个小小的县城,很容易屈服在一些大的压力之下。

????可是此刻陆云凡问出这样的问题,他也有些搞不懂了。

????“对,为什么,案发当天你还否认了这件事,我想知道原因!”陆云凡继续追问。

????王局长咬着牙又点着了一根烟,心头却在飞速的旋转。

????是啊,为什么?他也想知道为什么?到底是谁给他的领导施了压,让一件人命案都这么轻而易举的压了下去。幸好那死者的身份还没有确认,不然现在这件事岂能这么安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到底该不该告诉他?王局长犯了难。

????“怎么?王局长是不想告诉我还是有人不想让你告诉我?”

????“有人?哈哈,那你可想多了......”王局长低头想了一下,继续说道:“上次我就看出来了,你小子是个能人,说不定以后还能给咱们县里做点贡献。这一次的事也怪不得你,而且从法律上来讲,你确实无罪,毕竟你也是受害者。”

????陆云凡没有继续追问,虽然王局长说的轻松也很有理,但是却没有真正的透漏他想知道的,从这一点已经说明,王局长确实是有些压力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王局可真是抬举我了,我陆云凡并不是什么能人。只是走了狗屎运,买彩票中了大奖而已,我自己有几把刷子我自己清楚的很,说不定哪天就把这些钱全都败光了。”

????王局长不置可否,这些信息他已经知道了,甚至还知道他在中奖之后放荡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过他控制的还算不错,在那段时间也只是花去了三十几万而已,对他中的大奖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可是之后的事情就变的有趣多了,自己开店,组队骑行,虽然骑行路上的一切他都无法调查,但是他带回来的人却不少,而且很快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注册了自己的而品牌,甚至还投资搞了一个不小的户外项目,这一切都让王局长刮目相看。

????可以说陆云凡现在的成就,早就已经超越了他中大奖的那些金额。

????“你也不用对自己要求太高,我看好你,所以我也有心帮你,但也仅限咱们县城,出了这个县城,我这身份可就什么也帮不上了。”

????王局长摇头苦笑。

????局长,听着好大好威风的样子,其实真正说起来,也只是给老百姓跑跑腿,摆个公平而已。

????两人在寒风里站了十几分钟,清醒的差不多了,便回到车内,把靠背放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天。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骑行的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你要是不想告诉我也没关系,我只是好奇而已,一个人究竟是经过了什么样的经历,才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王局长呵呵低声笑着。

????“我的改变,或许跟骑行真的没有多大的关系,真正改变我的,还是那次中奖的机会。”

????“有了钱,腰杆硬了吗?”王局呵呵又笑。

????陆云凡点点头,“这你还真说对了,自从有了钱以后,我确实发现自己变了,起码以前心里的压力全都消失了。”

????王局长测了测头,看着陆云凡的侧脸。

????“其实很多大学生,毕业之后都面临同样的压力,就业和结婚。而结婚所面临的就是这个社会上根深蒂固的广告思想,房子和汽车。”

????“我从一毕业就为了这两个东西在奋斗,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达成所愿,但是我在努力,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有时候你越想得到的东西,就越是得不到,这种渴盼而又得不到的效应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觉的很准,我就是一个很好的失败例子。”

????“所以,当我中了大奖之后,这些来自心底深处的压力全都消失了,我甚至感觉自己就算没有中大奖,也是能够挣够足够的钱在完成自己最基础的愿望的。”

????“那份丢失的自信,同时也带走了我所有的能力,没有了压力之后,我的一切都在变的更好,我也渐渐的知道了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压力,也正是这份压力,让一个人的才能无法完全的展现出来。”

????“有时候我就在想,国家给予了普通家庭义务教育的机会,可为什么到了最后,却又不给他们展现自我的机会,只是用一个泰山一般沉重的压力放在他们的头上。”

????陆云凡叹了口气。

????“国家并没有要求我们每个人要如何去做,小陆,一切都是公平的,并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国家也渴求人人平等,所以才设置了义务教育,但是每个孩子的家庭教育也不是一样的。中华传统有他的优势,也有他的劣势,取长补短一直是国家在尽力去做的。但是社会就是人类组成,公平社会,谁也没办法强迫谁去做什么。”

????“你是说,我们的压力来源跟这个国家无关?”陆云凡反问。

????“任何一种制度都有它的缺陷,但那还不是我们能够评判的,但是每个人的压力来源却只是来自自己的家庭和教育。这一点你无可反驳!”

????陆云凡无语,有些想法他自己也能明白,确实如此,不然为什么每个家庭的幸福程度都不是一样的?有些人家里经济条件明明很好,可是一家人在一起却并不开心。

????有些人明明家中贫困,却从没有因为这些传统的家庭压力而低下头颅。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样向前走的,按部就班,稳稳妥妥,若想生活更好,完全是自己可以选择的,有目的的努力就好了。

????“好吧,这一点,你确实把我说服了!”陆云凡闭着眼睛苦笑。

????“你还年轻,这个社会的规则有些还没有触及到,但是随着你接触的越来越多,就会更叫了解我们的国家,强大并非没有道理,差的只是更多人的理解!”

????陆云凡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人生经验果然不是白白铸就的,姜还是老的辣!

????这些话对陆云凡来说,亲自体会或许没有个十年都是无法认同的,可是在王局三言两语中,他便认可了,这不仅仅是话里意思的让人折服能力,还有对这些意思的表达能力。


欢迎大家访问:斗破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pshu.com/book/92763/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