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替拉宁当诊脉的时候,罗子凌想到了王征强。

  这两个一样职位,级别相当的人,在待人处事方面还是有非常多的不同。

  可以说,拉宁当更加的“平民化”。

  在一些地方,罗子凌觉得西方人做的比我们好。

  他们少了些架子,少了些官威!

  他也觉得,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么,不需要高高在上。

  罗子凌替拉宁当仔细诊查了一下后,就把拉宁当的一些病恙说了出来。

  高血压及轻度的心脏病,还有精神衰弱等情况他都说了出来。

  罗子凌所说和医院给出的结论没有出入,而且还指出了他在其他方面的一些恙症,让拉宁当有点惊讶。

  华夏人真的厉害,就用手指搭几下脉,检查一下其他体症,就得出了结论,而且基本正确,还真有是有点能耐。

  “我觉得,拉宁当先生也应该试试针灸的效果!”罗子凌拿出了针灸用具,笑着对拉宁当说道:“至少,能让你今天晚上睡个很不错的觉。”

  林岚把罗子凌的话翻译给拉宁当听后,鲍勃说了一句。

  罗子凌不知道鲍勃说什么,只能看向林岚。

  “鲍勃说,要了解华夏传统中医药,必须感受一下针灸的效果,一定会让你有惊喜的!”

  听了林岚的翻译后,罗子凌静静地看着拉宁当,等着他做出决定。

  拉宁当没有拒绝罗子凌的治疗,他走到边上的沙发上躺了下来。

  在罗子凌拿出针灸用具,准备替他治疗的时候,拉宁当皱着眉头问了句。

  “他说什么?”罗子凌问林岚。

  “他问你针灸用具有没有消毒!”

  “你告诉他,我所用所有针灸用具,都进行了非常严格的消毒,使用之前,还会用酒精再次消毒。”

  林岚把罗子凌的话翻译给拉宁当后,拉宁当依然有点不相信。

  “别用有色眼镜看我们,这种医学基础常识,只要学医的人都懂,我们不会在这种地方犯错误的!”罗子凌有点不爽了。

  在他眼里,拉宁当虽然是一个地位非常高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应该有足够的胸怀。

  当然,他对拉宁当也没什么畏惧。

  大不了,他这次出访没有成果,他才不相信拉宁当会故意刁难他。

  罗子凌知道,如果没那么多顾虑,面对任何人都可以有心理优势。

  拉宁当似乎也从罗子凌的神情变化中看出什么,没再挑刺,听从了罗子凌的吩咐躺了下来。

  罗子凌也马上给替治疗。

  四十分钟后,罗子凌结束了治疗,开始收针。

  坐在一边喝茶的鲍勃,笑呵呵地问拉宁当,接受了治疗后,感觉怎么样。

  拉宁当从沙发上坐起来后,并没马上回答鲍勃的问询。

  当然,他心里是非常震撼的。

  他承认罗子凌给他的治疗让他感受到了惊喜。

  这种惊喜,简直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

  “华夏传统医学,有许多非常神奇的技术,但这些神奇的技术,都接近于失传了。现在从事传统医学的人,很多都没接触过这些神奇的技术,因此他们的医术就没那么神奇了。”罗子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但有一点大家都清楚,真正厉害的人,无论哪个行业都是少数,就像金字塔一样。我们这次出访欧洲的人,是华夏传统医学界医术最高的这部分人中的一部分。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你即使受了重伤,或者重病缠身,,只要我们出手,都能延续你的性命。所以哪,我们觉得,怀疑我们医术,不相信华夏传统医学的人,就是井底的那只青蛙,无知的可笑。”

  林岚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罗子凌的话翻译给了鲍勃和拉宁当听,只不过她改了一下说话的方式,还有口气,让人听起来不那么难以接受。

  这时候,鲍勃的秘书进来,小声和鲍勃说了几句。

  鲍勃马上对罗子凌和拉宁当说了声抱歉,说他有要事先处理一下,让罗子凌和拉宁当先喝会茶。

  罗子凌非常高兴能有单独和拉宁当交流的机会,在鲍勃出去后,他马上就请拉宁当坐下,准备好好说几句话。

  “拉宁当先生,我也直话直说,如果你能在传统医学规则制定方面做点事情,那你肯定能得到华夏人民的支持。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法兰西人民都觉得你们限制传统中医药的那个规则是错误的话,而你又坚持己见,那对你的威望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罗子凌很认真地把一番不能对鲍勃说,但可以对拉宁当说的话都当面说了出来,并且要求林岚如实翻译。

  他告诉拉宁当,对华夏传统中医药开绿灯,不但能让拉宁当获取更多的支持,而且能让法兰西人民受益,让法兰西获得巨大的利益。

  “如果你这样做,那一切都像当年你们的代高勒将军一样,你会得到华夏人民的爱戴,也会赢得更多的威望。”

  罗子凌详细说了一下传统中医药产业能给多少人带去健康福祉,能让法方获得多少收益,分析了后,他再告诉拉宁当,这种能让双方合作共赢的事情都不愿意做的话,那也太短视了。

  他相信,任何一个率先改变态度的国家,一定能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

  他相信,很多的欧洲政要肯定有独到的眼光,像鲍勃这样明事理的人也很多。

  罗子凌的说话口气,和说话时候的超级自信,让拉宁当挺惊讶。

  当然,他挺难接受罗子凌这样一个年轻人,在他面前以这种自信的口气说话。

  这让他觉得不舒服的同时,也感觉到了颜面受损。

  不过,他承认罗子凌说的有道理,只要有足够多的利益,肯定会有人,有国家改变态度。

  毕竟,现在华夏的影响力一天比一天大,与华夏合作,能获取的利益会越来越多。

  “我回去好好了解一下华夏传统中医药的情况,如果明天能抽出时间,我们再一起正式聊聊这件事情!”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拉宁当并没将自己心里的不满表露出来,而是当面翻译了善意,“我相信,我们可以很好地合作。我也相信,华夏传统中医药真的神奇,因为我刚才真正感受到了!”

欢迎大家访问:斗破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pshu.com/book/21032/3342/